互联网人物PK10投注

主页 > 互联网人物 >

不想“废”掉 励志青年摆地摊

发布时间:2019-02-14 23:08

  几分钟后,27岁的他又恢复了常态,有说有笑。虽然一边的舌头僵化,“木的”,吐字不清晰,旁人需要凑近仔细听才能听懂,但他似乎从不泄气,一遍一遍地讲。

  他每天到海亮地下通道摆地摊,来去时“颠簸”地走着,由于整个右半身肌肉僵化,他走路动作很大,一跳一跳,右臂不自觉地张在半空,特殊的姿势引来周围人的目光。

  海亮地下通道每日聚集着一二十个小摊贩,贴膜的、卖小饰品的、卖玩具的、卖袜子的、卖副食的……这其中“有四五个相熟的”,这几乎是郭坤全部的社交圈。

  “要高腰的低腰的?”生意来时,他会蹲下身招呼客户,然后介绍摊前的袜子,但有时候客户并不搭茬,他们默默地挑选袜子,偶尔的问询也很简短,仿佛沟通会刺破什么,不过他仍会询问和介绍,似乎在尽一个摊主的义务。

  客户走后他再站起来,伫立着——这也是他一天大部分的姿势。早上7点左右起床,上午10点至下午7点出摊,午餐是随身携带的麻花之类的副食,晚上10点多寄住在姐姐家。为什么不坐着看摊?因为坐久了腿麻,容易站不起来。

  他讲起自己的过去,偏瘫并非遗传,是出生时被脐带缠住,导致身体缺氧时间过长。12岁开始念书,22岁初三毕业,在武川县的村里放了3年羊,期间跟家里“斗争”多次,最终争取到进城打工的机会,找工作屡屡被拒。他与其他残疾人一起做过半年房产后勤工作,1个月1000元。

  摆摊后,经济状况也有了好转,他能明显感到一些东西改变了,比如亲戚的观点,“以前看是累赘,现在起码能自己养活自己。”也有一些没变,比如父母和姐姐一家始终如一的心疼和支持。

  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幸运。与自己情况相似的周边村的年轻人,在父母购买了一台电脑后,沉溺于游戏,半年后再也站不起来。“废了”,他这么形容。

  过了一会儿,郭坤又强调了这个词,在他的语境里,“命”,指的是身体缺陷带来的与常人的种种不同,“认”,指的是接受,不怨,不恨。

  他从七八岁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不同——那时候他开始学走路,之前一直是“爬”,父母没有多说什么,不过看着周围的同龄人跑来跑去,看着周围人的眼神,“自己慢慢就明白了,不用说”。

  后来读书,仍然没有朋友,“被看不起,被骂,有时候也被打。”同学玩,他在一旁看着,初中毕业之后,他没有再读,所有的同学,也都没再联系。

  他说起自己前年时候的“感情经历”,“聊微信认识的”,对方读大学时候生了病,两个人聊得挺好,后来见面,他姐夫带着他,驱车到了对方家里。

  “她妈不同意”,他回忆道,回来后两人仍然聊天,后来被她妈发现,“拉黑了”。他难受了一周,删掉了对方的所有信息,摆摊也是在那之后的事儿。

  他不准备就这么一直摆摊。按照他的想法,摆一段时间,攒钱盘一个店面。“电商对实体店冲击太大,很多店赚不到钱。”他说着,小区里面卖蔬菜或许是一个出路。

  讲到自我评价,郭坤说,脾气性格挺好。另外,对比自己七八岁时才开始学走路,如今卖袜子自力更生,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