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资讯PK10投注

主页 > 互联网资讯 >

金蝶的产业互联网“野心”

发布时间:2019-07-02 16:32

  砸电脑,砸服务器,砸办公室隔断板,砸老板椅和ERP……在今年的金蝶云苍穹峰会上,金蝶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徐少春挥动雷锤,砸破了象征企业领导者自我束缚的茧,也宣告了金蝶的第六次破旧立新。

  近期,Oracle因在云计算竞争中大幅落后了微软、亚马逊,在国内也不敌金蝶、阿里巴巴等竞争对手,宣布裁撤中国市场1600多名研发人员,由此引发了人们对于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思考。

  其实Oracle并不是第一个因向云计算转型而采取大规模重组的公司,之前IBM就为了向云计算转型而对约30%的员工进行了岗位调整,★-●=•▽之后更裁撤了一万名员工。

  国外厂商水土不服导致裁员重组频发,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不够深入了解中国企业,脱离了用户,本地化运营不到位。

  IDC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市场环境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剧,◇…=▲数字原生代带来的不确定性,是目前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外部环境。而路径依赖失效,包括传统管理成功路径的失效,传统产品创新模式的失效以及合作伙伴协同模式的失效,则反映了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的内部治理结构的挑战。

  “在产业互联网时代,谁能适应帮助企业实现数字化的这个命题,谁就能有走得更远。”从最初做DOS财务软件到转型ERP企业信息管理系统,整合IT服务商再到如今的全面云化,26年历经三次自我革命,成功实现从传统软件公司向云计算转型的金蝶,▲●…△在塑造产业互联网竞争优势上有着很大的发言权。

  金蝶傲立产业互联网的底气来自于企业掌舵者敢于破除企业经营者的小我思想束缚,更来自于金蝶26年来不懈的努力和创新。

  在新一代消费者已经成为互联网的原生居民,企业业务和管理数字化已经成为必然。企业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而是与上下游客户形成紧密关联的企业共生体。

  互联网红利正在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倾斜,过去企业可能只关注内部管理,现在还需要打通上下游,与客户进行生产协作,采购协同等等。

  产业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对传统产业进行深度的行业价值链重构,每一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都在进行重塑。△▪▲□△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固守过去传统的企业经营方式再也无以为继。唯有打破自身束缚,才能赢得一席之地。

  在金蝶创始人徐少春看来,阻碍传统企业转型有“七宗罪”,包括烟囱式IT架构、大笨重系统、△▪▲□△数据“壶”、守旧而非创新、★◇▽▼•管控而非赋能、占有而非链接以及领导者的自我束缚。

  这一点,在金蝶发展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上世纪90年代初依靠财务软件,•●金蝶帮助中国1200万名会计人员甩掉了算盘,在Windows系统还未普及的情况下开发了“金蝶财务软件For Windows 1.0版”并不断升级换代,迎来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

  期间为了打破外企在国内ERP市场的垄断,响应国家向全面企业管理软件进军的号召,▼▲徐少春又开发出了一款基于三层架构的K/3ERP产品,融合了电子商务功能,首创了“个性化ERP”在“ERP普及化”中杀出了一条血路,顺利完成了从财务软件向ERP系统的第二次转型。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ERP系统让金蝶的版图快速扩张,不断攀升的人力成本,移动互联网浪潮的袭来都让金蝶措手不及,▪…□▷▷•2012年连续三季度的亏损更把金蝶逼向了生死存亡的险境,徐少春用了两三年的时间调整战略,缩减业务,裁撤员工,把业务聚焦在互联网、云计算等领域,其中艰难困苦自不用说,用“流血转型”也不为过。

  确立云转型后的五年时间,金蝶旗下已经拥有了金蝶云、金蝶精斗云、云之家、管易云和车商悦等各种云服务产品,通过管理软件与云服务,为世界范围内超过680万家企业、政府等组织提供服务,连续13年在中小企业应用软件市场占有率位居首位,渠道伙伴超过2000家,◆■覆盖亚太221个城市和地区,也成为唯一一个入选Gartner全球市场指南(Market Guide)的中国企业SaaS云服务厂商。

  作为金蝶掌舵者,徐少春能够做到在每一次科技浪潮来临时都提前布局,不断打破金蝶的路径依赖,这种自我突破和升级也是金蝶历经三次转型依旧屹立不倒的源泉,“我内心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驱动着自己前进,这个无形的力量就是——良知。”

  不同之处在于,金蝶更侧重于做企业级SaaS应用以及为支撑这些应用提供底层的PaaS平台,这个平台侧重于应用相关联,而腾讯阿里等则更侧重于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基础设施IaaS上的应用。

  在徐少春看来,产业互联网的本质不在互联网,◆●△▼●而在传统产业。产业互联网体系中既会有相对比较强的大型企业,也会有一大批具备规模的中小企业,以及大量的小微企业,未来会形成一个共生共赢的产业格局。★▽…◇

  “多头林立”而非“独占鳌头”的竞争格局让行业玩家尤其是深耕多年的老牌企业有了弯道超车的机会,BAT也不再成为难以跨越的“三座大山”。

  十二年前,伴随移动社交技术的兴起,▪▲□◁企业数字化历经了数字支撑的1.0时代,数字孪生的2.0时代以及数字共生的3.0时代,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不断进行融合。

  为了更好地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近些年金蝶投资数亿打造了云原生PaaS、企业中台和丰富的SaaS应用以及开放的数字共生体系金蝶云·苍穹平台,并将其视为产业互联网转型的加速器,力求在产业互联网转型中承担起更大的责任,▲★-●与客户形成命运共同体。

  在工业互联网领域,☆△◆▲■金蝶与中车株洲机车厂共同搭建了“国创轨道交通工业互联网平台“,也是国家14个产业创新中心之一,还构建了中车株洲机车厂的大采购平台。金蝶也与株洲市经贸委签订合同,•□▼◁▼政府希望将株洲建成一个装备制造业中心,给那些为株机做配套的中小企业制造赋能。★△◁◁▽▼

  在农业互联网领域,金蝶与温氏集团合作,目前已实现覆盖全产业链的信息化系统,◆▼7万养户日增量20万张单据,年出栏2227万头,助力温氏成为全球第一大养鸡企业、第二大养猪企业。◇=△▲

  除此之外,◆◁•今年金蝶云团队还与中国信息化百人会、香港创业创新研究院共同成立了“产业互联网实验室”,致力于帮助温氏集团、中车株机等龙头企业及众多云生态伙伴共推中国产业互联网发展。

  在其他玩家还处在观望或转型的关口,金蝶早已在制造业、▷•●农业、服务业等行业按下了产业互联网的加速键,并沿着既定轨道高速前行,金蝶的产业互联网画卷也徐徐展开。

  在“致良知、走正道、行王道”的企业文化引领下,成为最值得托付的企业平台,帮助传统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管理转型,“让中国管理模式在全球崛起,●让每一个企业都能成为苍穹之上的那一颗璀璨的明星”是金蝶的使命与愿景,也是金蝶当好产业互联网主角的野心。

  谈及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的差异,徐少春用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消费互联网是开轿车,讲求速度,□◁核心就是快。产业互联网则是开卡车,与客户的关系也不再是简单的产品交互关系而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帮助他们实现业务的成长。金蝶就是帮我们的客户开卡车,•☆■▲和客户一起踏踏实实、夜以继日地前进。”

  近些年金蝶涉足了农业,医疗,金融,钢铁,制造,物流等各个行业,还与阿里巴巴,京东,亚马逊等互联网IT服务商建立合作,▲=○▼推动了产业互联网的区域集群协同生产。

  不过在行业摸爬滚打了26年,徐少春已经用“心、道、德、事”的哲学路径找到了金蝶以及他个人的成长之道:明心净心,突破瓶颈,◇•■★▼直达共生,▼▼▽●▽●成就彼此。

  用他的话来说,“历史从不等待一切犹豫者、观望者、懈怠者和软弱者,▽•●◆我们唯有无所待而兴起,与伟大祖国同频共振,去干一番伟大的事业,◁☆●•○△才能不辜负这个千年一遇的伟大时代。”